rhodesia

《无妄》(风雀)

桃花羞作无情死:

剑三背景网游文,薄荷糖,带梦骸生和魏坤舆玩儿。

17.3.13三改。


 

       孔雀上游戏的时候,习惯性按了下好友键,突然看到祸风行也在线,地图是黑龙沼,已经77级了。握着鼠标的手突然发凉,心也在发抖,这种看到他就有的紧张感还是在啊。孔雀叹了口气,有点恨自己太不争气。

       祸风行是他刚玩剑三认识的朋友,久未上线,孔雀一直盼着他能再玩游戏,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孔雀心中狂喜,这游戏他早就腻了,日常也很早就不做了,只是为了撑着固定团一直没A。祸风行A的时候,还没开80级,他现在77级,显然已经玩了几天了,不由有点后悔自己前俩天怎么也不上游戏看看。

    “孔雀,怎么还不进组?”天谕冷静的声音从YY里传来。

      屏幕上有俩条组队信息,一条天谕的,另一条是祸风行组他。惊喜来的太突然,孔雀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天谕,进了祸风行的队。YY里跟天谕说:“今天你带团吧,让太夫帮你。我有点事先走了。”说完也不管YY里怎么吵翻了天,直接退了频道。

       天谕怎么叫也叫不回来,恨得牙痒痒。

      祸风行回来了,还在自己上线的时候组了自己,孔雀觉得今天大概不能再欢喜了。

      [团队][一剑风徽]:你还在玩?

      [团队][黑罪孔雀]:恩。

      说完就是一阵沉默,祸风行本来话就少,以前一起玩也是孔雀说的多,祸风行听他说。而久别重逢,孔雀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唯恐说什么都是错,气氛就安静下来。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祸风行的血条忽上忽下,终于给自己找到了能过去的理由。

      有孔雀的帮助,祸风行做任务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孔雀轻功玩的溜,基本都能跟上他的步子,他打完一个怪,孔雀就把剩下的任务数量都打完了,甚至轻功的气力值也控制的恰到好处,俩人一时配合无间。

      [团队][黑罪孔雀]:你来玩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他QQ上有祸风行的好友,但自从祸风行A了游戏,孔雀自觉理亏,便不敢去打扰,悄悄的关注他的生活。只是俩人好友是一直有的,祸风行要找他很容易。

      [团队][一剑风徽]:突然想上来看看,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在玩,就没打扰你。

      [团队][黑罪孔雀]:恩。

      [团队][黑罪孔雀]:还在,团里也挺好的,新副本开荒进度也不错,满级了我带你拍装备。

      祸风行看了眼逆海崇帆的帮会列表,大多数都在烛龙殿,然后想起周四好像是固定团打本的时间,孔雀这个点上线,大约也是为了打副本。

      [团队][一剑风徽]:你不去打本么?

      [团队][黑罪孔雀]:哦,我这周CD黑了。

      [团队][一剑风徽]:。。。

      一时无话,孔雀陪他刷到满级,已是十二点。平时除了偶尔开荒副本,他早睡下了,但祸风行还没有下线的意思,孔雀就愿意陪着他耗时间。他一点也不困,只想多跟他待一会儿。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又走了?

      [团队][一剑风徽]:你还不睡么?

      [团队][黑罪孔雀]:还早,你呢?

      [团队][一剑风徽]:那去逛逛地图? 

      [团队][黑罪孔雀]:好啊,想去哪儿?

      [团队][一剑风徽]:随便,你看吧。

      [团队][黑罪孔雀]:恩。。刚开了明教,那边有个三生树,这俩天风头快盖过万花花海了,以后去万花的人怕是少了。

      [团队][一剑风徽]:那也不一定,人总是念旧,新鲜俩天,还是会回去的。

      孔雀不知道怎么心里有点甜,今夜祸风行似乎心情不错,他觉得他十分温柔。

      孔雀其实也没去过明教,不过花千树跟他提了好几次, 想让他陪着一起去玩玩,但他没那个闲情看风景,是以一直也没去过。

      俩个人地图都没开,也都不在意,直接飞到龙门荒漠的传送点,再慢慢跑过去。

      孔雀本打算坐驿站的马过去,祸风行已经召出龙子,邀他同骑。

      孔雀上了马,他很想和祸风行多说几句话,但总怕说错话,是以今夜格外沉默,倒是祸风行自然许多,意态悠然。

     

      [团队][一剑风徽]:这套战魂马具估计过时了,有什么好看的马和马具么?

      [团队][黑罪孔雀]:不过时,现在都绝版了,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团队][黑罪孔雀]:踏炎乌骓不错,烛龙殿陆寻出的,不过挺难刷的,我都刷大半年了

      [团队][黑罪孔雀]:白马就绝尘好看,属性也不错,里飞沙受众最多,属性很好,只是花纹太难看了,不知道为啥那么难看。

      [团队][黑罪孔雀]:阵营马之类的你都有了,过段时间商城可能会出新的,只是很浮夸,终究商业化了,没什么意思。

      他说一样,就把对应的图片在QQ发给祸风行看。他们对马都情有独钟,品位也差不多,基本上只要喜欢都要拿下的。孔雀聊到擅长的话题就滔滔不绝起来,祸风行时不时的回应他,一晚上小心翼翼的紧张感淡去不少。

      俩人把明教地图逛了个遍,最后来到映月湖的三生树,也只是挂机聊天,俩个大男人,风景什么的新鲜看看就算了,到底还是打架打副本来的刺激。

      祸风行看风景,孔雀就看着祸风行。过了一会儿,祸风行动了起来,血条一点点的降下去,是在跟别人切磋。

      孔雀点他目标,是梦骸生, 魏坤舆在旁边看着。这俩人都是熟人,当初和天谕、祸风行组建逆海崇帆后不久后他们就来了。梦骸生爱开玩笑,孔雀自指挥副本俩年多风雨不误,今日破天荒临阵脱逃,他早知是祸风行的缘故,心里好奇的不得了,一直撺掇魏坤舆暴力输出,好早点打完过来看热闹。

      梦骸生早见他们地图都在明教,却一直等不到人,魏坤舆说再等等,俩人腻歪了会儿,果然等到了他二人。

      祸风行刚满级,身上还是任务装备,梦骸生几个大招就能把他放倒,不过只是闹着玩,梦骸生提前脱了几件装备,祸风行也能打下去他一点血。孔雀给祸风行刷了层春泥和毫针,就切了离经奶他。他才不管什么道德不道德,祸风行才是最打紧的。梦骸生打了半天也打不动祸风行,反而自己血线直线下降,一看是孔雀在搞鬼,恨得直骂小人。

      孔雀点头,还笑了一下,“祸风行,揍他。”

      魏坤舆玩的是DPS,双人PK却帮不上忙。梦骸生只好拉着祸风行往远处跑,只是他一跑输出就低,没几下就被祸风行打赢了。

      [团队][梦骸生]:#大哭,地擘欺负人

      [团队][黑罪孔雀]:#鄙视,我做什么了?

      [团队][梦骸生]:。。。要脸好么,把我们丢天谕PK还作弊

      [团队][黑罪孔雀]:。。。

      [团队][黑罪孔雀]:闭嘴好么

      [团队][魏坤舆]:#欣喜,[一剑风徽],你回来真好,这次玩过久?

      [团队][一剑风徽]:看情况吧,最近不怎么忙

      言下之意是会玩一段时间了,孔雀挺开心的。他早就想问了,但又怕冒犯,是以一直没有说出口,听祸风行这样说,当下安了心。

       这几天孔雀上线上的格外勤快,没事就挂着机蹲祸风行。祸风行上线,他就在旁边跟着,倒有些侠侣的意思。

       这天的日常是[大战!唐门密室],孔雀在好友频道喊了下人,只有梦骸生和魏坤舆进组,时间太早其他人都不在线,随便喊了个治疗就开打。

       唐门密室地形复杂,他们打惯了也不觉得什么,况这时候大战本都是随便打打的。弁袭君久不打这些小副本,一时也忘了一向号称新手噩梦的唐门密室,恐怖在哪里。通往BOSS路上,连着有七八块间隔甚远的石头,他们需从中跳过去,稍有不慎就会摔死。 祸风行连掉下俩次去后孔雀才想起祸风行轻功玩的一般,这是他短板。但祸风行也不是玩游戏的新手,他刚玩的时候还是祸风行带着的,眼下也不好教他, 就陪着他一遍遍的跳,顺便切奶给他挂握针加血,免得被石窟上滴下来的水滴砸死。祸风行摔死,孔雀就陪着他跳下去,免他一人尴尬。

       梦骸生魏坤舆这几天经常一起大战,早习惯这种情况了,乐的吃瓜子看这俩殉情玩,一边给祸风行指点技巧。刚刚进来的路人却嫌浪费时间,骂骂咧咧了几句,说话很是难听,队长在孔雀这儿,孔雀直接把那人T了。

       他早已后悔今天来打唐门密室,倒不是不耐烦,陪祸风行跳多少次他都高兴的,只是担心祸风行心里不舒服。T了人神清气爽,祸风行也掌握了规律,一齐跳过去打本。

       [团队][梦骸生]:#欣喜,报告地擘,奶走了。

       [团队][黑罪孔雀]:。。。

       [团队][黑罪孔雀]:我奶吧

       后面还要跳一次台子,孔雀怕当着外人祸风行觉得难堪,也不打算再喊人。

       第二个BOSS是闯阵法,有六个阵随机出现,但今天战斗力不够,打的时间便拖长了些。

       万花的技能大多需要读条,实在是个很吃亏的职业。副本打得慢就算了,祸风行从进本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孔雀觉得气氛实在压抑,不由反思自己哪儿得罪他了。偏运气不好连出了几个地刺,众人忙忙躲避,一刻也停歇不下,握针加的那点血实在不够看的,孔雀头大的要命。总算打到95%的时候,眼见打完了,又出了五行阵,孔雀和梦骸生已经挂点,魏坤舆挣扎俩下,扑街。孔雀郁猝。

       [团队][黑罪孔雀]:天要亡我。

       [团队][梦骸生]:地擘你敢再偏心点么,你个水奶。

       [团队][魏坤舆]:孔雀那双眼,狭隘的只能看得见祸风行,习惯就好。

       他确实盯着祸风行血条多一点,但也没想把这俩给放生了,果然心情不好运气也不好么,孔雀脸上有点烧,委屈的快哭了。

       祸风行还是没说话,盯着BUFF找对应相克的五行珠砍,他这会儿反应尤其灵敏,这关竟被他破了过去。

       一般五行阵都是大家硬抗,很少有人记得用这种打法,以为白忙一场,结果居然过了。孔雀躺在地上,俩眼冒泡泡,觉得祸风行帅爆了!跟当初建帮的时候一样帅!

       [团队][梦骸生]:犀利!

       [团队][魏坤舆]:#鼓掌

       [团队][黑罪孔雀]:#鼓掌

       [团队][一剑风徽]: #欣喜

     

       打完副本,梦骸生俩人出副本卿卿我我,祸风行打坐等传送CD,孔雀在旁边打坐,跟他商量。

       [团队][黑罪孔雀]:晚上去打本么?

       [团队][一剑风徽]:我装备不行,去不了。

       [团队][黑罪孔雀]:烛龙殿都碾压了,不要工资,咱们就拍装备

       [团队][黑罪孔雀]:我玩那会儿你不也这么带我的?

       [团队][梦骸生]:就是,都是熟人,你还是老团长呢,怕什么。孔雀带团,他给你撑腰

       [团队][魏坤舆]:你不去,孔雀也不去,让大表姐摧残一次就够够的了好么

       [团队][黑罪孔雀]: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团队][一剑风徽]:好吧

       [团队][梦骸生]:#鄙视,就只敢跟我横

       [团队][魏坤舆]:#冷漠,有人太怂了,看不下去

       [团队][黑罪孔雀]:。。。

       周四晚上的时候,孔雀早早在YY里准备一会儿的副本。

       祸风行的装备是他给配的,将属性发挥至极限,五行石五彩石什么的也都用的最高级,连附魔都打了,直叫梦骸生哭着说浪费。DPS达最低标准自不成问题了,孔雀把祸风行的装备点开,仔仔细细又想了一下,确定没什么了遗漏的才放心。虽然可以利用特权,但为免多事,更是怕祸风行心里不舒服,孔雀尽力周全。

       组人的事儿一向有花千树,他不用劳心,最多帮着刷刷世界喊人。烛龙殿已经开很久了,团里有些人不愿意来,孔雀也不勉强,正好带带新人,可以培养新成员,反正他们开荒新副本都到场就行。

       他这样跟祸风行解释,想告诉他这么久以来,他们一起组织的团队,发展的还不错。

       团里大半都是认识的熟人,祸风行与孔雀的关系也都心照不宣,只等孔雀什么时候时候能把祸风行拿下。奈何这货当团长压人厉害,到祸风行跟前就怂一逼,让人绝望,祸风行更不可能主动,这俩一准没戏。是以大家虽然聊得热闹,也没人拿这段关系开涮,只当没看见。

       [团队][千夕颜]:孔雀你终于回来了

       [团队][几度寒]:大表姐带团简直是一场噩梦

       [团队][花千树]:还是公子指挥的最好

       [团队][梦骸生]:孔雀我以后再也不黑你身高了,真的!麦离开,比心!

       [团队][天谕]:闭着眼睛都能打的本,有人指挥就不错了好嘛

       [团队][几度寒]:2333别这样我觉得孔雀萌萌的呢……下次带我妹妹一起玩,看看你俩谁高

       [团队][梦骸生]:黑的漂亮,你妹子还没上高中吧?

       [团队][花千树]:生气!我要放生了!

       [团队][几度寒]:太夫急了哈哈哈,请相信这是爱到深处自然黑!

       他们帮会的人都在帝都,时不时聚个餐什么的,孔雀个子不高,第一次见面,梦骸生看他背影还以为是个女孩子,每次都拿此开孔雀玩笑。

        孔雀倒没生气,只是想起了祸风行。那个人生的特别高,他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是以以前聚会,他总是离他一丈远。祸风行的样子,他记得清清楚楚,而自己……孔雀醒醒神,控制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你们是想野外见么?今天带几个新人,认真点准备开打。”

       说是带新人,其实也只有祸风行一个。其余只有四五个都是玩新号的老手,他怕祸风行觉得不自在,特意这么说。

       孔雀平时指挥严厉,又十分注意细节,赏罚分明,副本很少纠结,也不惮说笑,打起来又快又舒服,许多人就是冲着这个来的。本该再说些什么,但今天祸风行在,他不想让他觉得自己严肃的过分,只尽量用简洁的话语把BOSS的技能、那些地方需要注意讲明白就开始打。

       他预判神准,每次转阶段都能提前通知到,哪里需要小轻功躲避技能,面向该朝哪里转之类都说的一清二楚,声音清楚又动听,基本没什么团员犯错。打完第一个BOSS,祸风行密聊他。

       [一剑风徽]悄悄地说:你指挥的很好。

       你悄悄地对[一剑风徽]说:没你以前指挥的好。

       好像调戏了一下祸风行,孔雀有点微妙的愉悦。

       老二是雷神,孔雀分配好站位就开始打。这个BOSS要求比较高,时不时落点小陷阱,躲避不及时便要被炸出血。但这是随机出的,只能自己躲避,孔雀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祸风行的血条上上下下,他心惊肉跳。一分神,俩次转阶段的时候就喊慢了一拍,大家听孔雀指挥听习惯了,等反应过来,有躲不及的就死了一小半人,四个治疗跪了俩,BOOS眼见还有一半血,显见是打不成了。孔雀只好喊脱战。

       好在雷神本来就原本容错率就低,大家也都习惯了,没人说什么。

       树立威信不易,未免有人此后迟疑不听指挥,孔雀并未道歉。本来想让花千树多注意下祸风行血量,话到嘴边却走了意思。

       你悄悄地对[花千树]说:太夫,你能切冰心么。

       [花千树]悄悄地说:好。

       [花千树]悄悄地说:可是公子,三个治疗的话我怕她们奶不过来

       你悄悄地对[花千树]说:没事,我切治疗。

       花千树玩的是七秀,他知道她打架的时候玩的都是DPS,冰心装备比奶装还要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自己一起就只玩治疗。

       那边再没回话,孔雀趁着大家从复活点跑过来的时间,暗搓搓切了离经。

       这次BOSS打的很顺利,有孔雀盯着,祸风行血线稳稳的满着,又看了眼DPS,打的还不错。

       [团队][梦骸生]:#鄙视,团长划水,扣工资

       [团队][小当家]:我刚刚还在想,孔雀去哪儿了

       [团队][北芳秀]:今天太阳是西边升起的么,孔雀不飙DPS了?

       [团队][几度寒]:团长大大这样不好吧

       打本的一大乐趣就是飙DPS,孔雀虽然是指挥,但DPS一向不弱。通常第一第二是原无乡和倦收天拿,他二人相差不大。孔雀玩的是万花,因为DPS和奶都不如其他职业,很少有人玩,孔雀却将万花玩的风生水起,除非开荒BOSS需要控场的地方多,基本DPS都是在第三第四徘徊的。他又要指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大家很爱拿他当标杆,名次里没找到他,还以为是自己系统出了BUG。

       [团队][几时雨]:没划水哦,他切奶了

       [团队][花千树]:恩,刚刚我和公子换了下,我冰心毕业了,想玩玩试试

       [团队][梦骸生]:扯淡吧你冰心不是早毕业了?是孔雀要切的吧

       [团队][花千树]:……

       [团队][绝望之刀]:卧槽?地擘你不玩输出还打什么本?没目标没意思

       [团队][小当家]:来,目标远大点,你可以试着追追我

       [团队][绝望之刀]:不,我怕小芳剁了我

       [团队][小当家]:我觉得他现在就想剁了你

       [团队][绝望之刀]:。。。。

       [团队][北芳秀]:小芳是吧?打完野外见。

       [团队][暴雨心奴]:喂喂你们跑题了,孔雀切奶不就是为了划水?

       孔雀嗤笑一声,把HPS统计发到团队。万花虽不擅救急,读条也慢,但每次加的血最多,他节奏把控的好,每次都能及时加上,很少浪费,是以有效治疗量比其他几个治疗高出好几倍。

       [团队][几度寒]:孔雀真没划水,我就没见祸风血线动过,一直满的

       [团队][暴雨心奴]:啧啧,这特么奶水全甩给祸风行了啊

       [团队][梦骸生 ]:818那个冲冠一奶为情缘的花哥

       孔雀无法反驳,忍了又忍。他们一群人平日什么玩笑都开得起,他倒不是生气,只是祸风行在场,不觉生出十分异样心绪,脸上热辣辣的。一股无名之火无处宣泄,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偏奶花又都是读条技能,生生磨着他耐心。

       [团队][魏坤舆]:害怕……键盘君安息

       [团队][梦骸生]:清个小怪而已啊孔雀你麦激动

       “……别闹了,准备开BOSS。”

       一路上插诨打科,总算也出了不少装备,基本每个BOSS都会掉点祸风行需要的装备,只要用得着,孔雀就玩命的拍。看的众人连连咂舌,孔雀一向照顾团员,对装备也没什么特别的执念,每次开新副本了,他总是最后一个毕业的。这样不差钱的玩法,自然是为了祸风行了。不过工资有着落,大家都很开心,孔雀也很开心,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一起去开荒皇宫玩儿了。心里虽高兴,面上却不显露出来,大家再有调戏,只要不提祸风行,他偶尔也回应几句。

       你悄悄地对[一剑风徽]说:今天好红,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会出踏炎乌骓的预感

       [一剑风徽]悄悄地说:你直觉一向敏锐

       你悄悄地对[一剑风徽]说:出了我送你

       [一剑风徽]悄悄地说:。。。

      

      等到打完陆寻,还真出了踏炎乌骓,孔雀有点激动。他等这匹马已经等了许久,刚刚也只是随便说说的,找个由头想跟祸风行说话而已,踏炎乌骓什么的比玄晶还难出,他一直也就是想想。祸风行一回来就出来了,难道他真的是他的福星?

      这么想着,就更高兴了,直接出了个高价。

      孔雀喜欢黑马,不过一直没遇到喜欢的,整个帮会的人都知道他在等踏炎乌骓,便也没人抢,都替他高兴,然后在下一刻被秀一脸。

      孔雀直接插给了祸风行,然后在地上炸了个真诚之心。

      “祸风行,欢迎回来。”

      也不管梦骸生他们又说了什么。他此刻真的有点兴奋,祸风行也没说什么,只问他打完去不去花海玩?大家没事的时候最爱在花海挂机,找情缘看八卦,做什么的都有,江湖圣地。孔雀满口答应。等打完最后一个BOSS,才想起自己今夜实在有点莽撞。祸风行绝不是肯轻易受人馈赠之人,若说他刚玩游戏不懂事的时候,祸风行给他拍了许多装备,之前拍的装备还可说是还他的情分,那踏炎乌骓就颇有些贵重了,祸风行这样说,怕是要跟他摊牌。

       发完工资散团,他故意在YY里与花千树磨蹭,一时查对账目,一时又讨论新副本的进程,总之没有直接去花海的意思。

      “公子最近难得有空,以前除了打本都不见你上游戏呢。”

       孔雀心跳漏了一拍,惊出一身冷汗,再看YY,祸风行刚出了频道,估计没听到。

       “恩,最近突然觉得游戏还有些意思。”

        “不是游戏有意思,是那个人陪你玩才有意思吧?”

        隔着屏幕都能想象花千树笑的多促狭,孔雀原本绷着脸,但想他盯着祸风行,焉知花千树不是盯着他?不由也跟着她笑了。

      “你跟上官圆缺怎样了?”

      “恩,年后就结婚。”

       花千树说着,有些眷恋的味道。她早年倾慕孔雀,更为了他也一起来玩游戏。但她一直未曾明说,孔雀待她也只以朋友之礼。时间一长,所谓的爱情已经走味成习惯,便是后来决定跟上官圆缺在一起,对孔雀,仍有份习惯性的付出,而得到与否已不重要。

       孔雀跟花千树告了别,又看祸风行已经到了花海等他。煎熬了一会儿,他分明觉得已经过了很久,看了下时间,散团也才几分钟 。

       [一剑风徽]悄悄地说:孔雀?

       你悄悄地对[一剑风徽]说:来了。

       

       孔雀过去的时候,祸风行撑着伞,在一颗蓝花楹下等他,大片的鸢尾花开在他身后,温顺的麋鹿绕在他脚下的浅滩上喝水。

       分明是极温柔的场景,孔雀的心,却冰凉到了极点。

       

       这个地方,他太记得了。这几年来,他从不敢来万花,此处是他的伤心地。

       祸风行A掉游戏,是有原因的。当初孔雀就是在这里,准备向他告白的,然后过了没多久,祸风行就A了游戏,他告白的话甚至未能够说出口。孔雀那时已知其疏远之意,祸风行A的时候谁也没有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留下逆海崇帆,孔雀在那时开始他的团长生涯。

       方才祸风行邀他来花海,他心中已隐有预感,只是不肯去想。此刻,却再也拖延不过了。

       他们对视良久,他以为祸风行回来,这件事就可以揭过不提,祸风行这几日,也确未再提此事。俩人都像忘了一般,但此事始终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在他们中间炸开。只是他从未想过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还是在这种时候。

       

       孔雀终于开口,"祸风行,你在羞辱我。"

       他嗓子干干的,说不出话来,寒意一股股的自后背生起,蔓延他全身,敲击键盘的手是冰凉的,十指僵硬,抬起都费力。

       一时难过到了极点,若是能哭,倒不妨痛痛快快哭一场,偏泪腺干涩,他眨了几次眼睛,一滴泪都挤不出来。他指挥团本时的镇定自若,临危不乱,在祸风行面前,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祸风行没回答,“为什么我每次上线都能看到你?” 他意指每次不期然上线,孔雀总能第一时间组到他。

       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是特意在等你啊。

       “你是特意在等我么?”

       孔雀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一向自尊心极强,伪装的心思这样被人揭破,实在不好受,甚至有点恼怒,但对方是祸风行……那是,祸风行啊……

       孔雀说,“凑巧而已。”

       祸风行又问,“你不是很喜欢玩输出么?怎么突然玩起治疗了。”

       孔雀想起同样的问题,他也这么问过花千树。当时花千树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什么云裳独为君舞。

       孔雀当然不可能这么回答祸风行,他快气爆了,他对祸风行是掏心掏肺,却不见得就要这样践踏自己尊严,倘若放下骄矜能得偿所愿,那也罢了。可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当下有点不耐烦,冷道,“想切就切了,哪那么多为什么?”

       祸风行道,“我听说万花有句话,花间丛游不留痕,离经易道为一人。”说完深深看了孔雀一眼,“你从不轻易玩离经。”

       孔雀这下真的火了,在心里把祸风行狠狠的骂了个遍,他头大得很,身上冷极,忍不住瑟瑟的抖,脸上却烫的通红。祸风行是真真切切在羞辱他了,他却不敢走掉,更不敢对他发火。到底是怕惹这个人生气,更怕这个人再离开。

     “小姑娘们随便传着玩的,你也信?”他强逼着自己笑了一下,似说对方天真。

     “那匹踏炎乌骓,你不是等了很久,怎么也给我了呢?”

        是啊,那是他喜欢的东西,但觉得祸风行大概也会喜欢就想给他,祸风行有了,他比自己有了还高兴。但这个时候提起这种事,他搞不明白祸风行到底什么意思,他好不容易压下内心强烈的情感,才把他当作普通朋友来对待,这人偏偏要搅乱一池春水。当初离开就是为此,故事重提,是何用意?也不想再嘴硬,皱眉道,“祸风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你喜欢我,我很欢喜。当初未作出回应,是觉得这始终是一件慎重的事情,草率不得。你这么年轻,感情难免冲动。”祸风行走到孔雀面前,叹了口气,“我这次回来,就是想看你还在不在,跟你做个了结。想不到……你还跟同从前一样,还是那么傻。”

       孔雀看着他,不明所以。心里有个声音在喊,不要,不要说下去。

       他隐有一丝美好的期盼,但更害怕这是他噩梦的开始,然终无力阻止。

    “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开玩笑,我想清楚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心里都明白,只是一直不敢承认,游戏里的感情,始终太虚无缥缈了。”

     “直到我真的遇见你才确定,我也是喜欢你的。看到你就喜欢,所以你要不要试试,跟我交往?”  

      孔雀安静聆听,他本越听越灰心,拔凉拔凉的,听到后面才有了点心跳的感觉。他的脸烧的更红了。方才所有喧闹着的情绪都不见了,脑子里空空的。他从未想过这样的话由祸风行说出来,做梦似得,颇不真实。

      “好啊。”

       孔雀点了点头,无限欢喜。

       

       孔雀看着祸风行,心里特别的不踏实。多年夙愿得偿,整个人轻飘飘的,乱哄哄一片,惊喜来的太突然,一时消化不下去。就……这么容易么?祸风行也早就对他有意么?他说交往而非情缘,他打算跟他见面的意思么?他有太多的话想跟祸风行说,想要问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脚下蔓延出一圈心形的蜡烛和玫瑰花,他站的地方在浅浅的水滩上,那烟花就绽在水里,轻烟淡淡的笼着,煞是好看。这剑三烟花里的奢侈品,叫海誓山盟。孔雀想起,以前自己也给他放过来着,就在这里,同样的地方,还有一个是“与子偕老”,他抬了抬头,果见一圈心形的灯笼在他们上空慢慢升起,飘然远去。

       这种少女浪漫的情怀,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他看了一眼祸风行,他知道是对方放的,又有点无法笃定的无措,一颗心砰砰跳。

       [团队][黑罪孔雀]:谁的烟花?

       [团队][一剑风徽]:我放给你的。

       孔雀把系统频道调出来,果见系统提示:

   “ 一剑风徽对黑罪孔雀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

       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 

       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

       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

           

     “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暖的灯火围绕黑罪孔雀缓缓升起,一剑风徽以此向天下宣告:

        我欲与卿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雷,天地合,不敢与卿绝!惟愿此刻烛光,点亮你我一生生死相伴。”

       等俩人依依不舍下了游戏,不觉已快三点。他不惯熬夜,但心神激荡下尤无困意,躺在床上兴奋的睡不着。他等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久的感情突然有了着落,比自己的妄念还要好上千百倍。他仔细回想,今夜祸风行其实颇为温柔浪漫,反而自己过于急躁,一直拿话呛他。想至此处不由生出无限悔意,待要道歉,又恐夜深打扰对方,只好按捺下去。

      祸风行的头像一直用和孔雀的合影,是很亲密的拥抱。剑三没有拥抱的动作,玩家想模拟出来需要卡很久的视角,捉准时机才能拍到。孔雀知道很久了,一直想和祸风行试试,但总不敢提,倒是祸风行一次兴起玩了一下,还用作很多社交头像,再没换过。分开的这俩年,孔雀常常对此痴望,一时欢喜,一时愤恨。喜者他总还念着旧情;恨者这人既已离开,何必还用?看着怪难受的。

       而此刻看来,又生出一股柔情蜜意来。

       祸风行说喜欢他。帮会经常现下聚会,他们见过多次,自打祸风行A掉,俩人碰面的次数也不算少,只是孔雀总自觉远离,俩人再没说过一句话。他每每只在暗处窥探,为对方的一举一动牵挂萦心。

      那般甜蜜的煎熬今日还在继续,祸风行太容易牵动着他的情绪,他受其影响太深,中毒一般。他本性是极骄傲的,但在喜欢的人面前,真应了那句“卑微到尘埃里”。他曾经那么不屑这些小女儿情谊,一旦涉入,却陷的比谁都深。祸风行给他的温暖,无可代替,他爱他不可救药,山回路转,欣喜的发现对方其实也全非漠然。

      誓词里说的那样热辣滚烫,即使日日都有情侣点亮这样那样的烟花,于孔雀已是足够的甜蜜,他想想都觉心神荡漾。他心里满满当当装的祸风行,而祸风行呢,他又是何时生起的情意?他是否骗他哄他?这些可都是他的一场美梦?

      他突然疯狂的想知道,忍不住要问祸风行。

      今夜算是祸风行告白,他心里美滋滋的,有点小得意和骄傲,连日的患得患失,等候多年的绝望无奈,他不觉辛苦,只怕这是一场虚幻,一生从未如此欢喜过。

      手机拿起又放下,已经很晚了,祸风行想必早已睡下,但他却这么疯狂的想跟他说话。

      真是疯魔了。

      却在打算放弃时传来铃声。

      是祸风行的电话。

      孔雀矜持了三秒,按下接听。简直可以用激动形容此刻的心情,在最想要什么的时候,恰好就得到了,这份无上欢喜,实不为外人道。

   “孔雀,睡了么?”

   “没,有事么?”被窝太热了,孔雀下床去开窗户。他需要冷静一点,才能平静的与对方对话。

   “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打给你。”

      孔雀笑了一下,明明不是什么情话,却是蜜一样的甜。

      静默了片刻,孔雀问,“你说你也喜欢我?”     

   “是,你还不明白么? ”

   “不明白。你不是说游戏里的感情,太过虚无缥缈?”

   “所以我给你打了电话,”那人顿了顿,“我们认识了,不久不只是二次元的感情?”

     

      孔雀忽然懂了,他是要真的在一起。

      惊喜来的太突然,孔雀一时说不出话来。祸风行之前没有说情缘,而是直接说交往。他亦往那方面想过,终究是不敢有此奢望,能在游戏里陪伴一段时间,他就很满足了。刚刚冷却的情绪又燃了起来,烧的他全身都滚烫。

     那厢祸风行见他迟疑,只以为造次,一时竟也无措起来。

  “抱歉,是我唐突了 ,”他说,"你若无此意,也不妨的…就当我没有说过。"

  “不,挺好的。”孔雀截断他的话头,“没什么不好的,我很欢喜。”

  “那么,你几时有空?我请你吃饭?”

  “明天就很好。”孔雀笑了一下,他突然觉得,需要冷静的不止他一个人。

     也许祸风行也很急切。


    

     于是喁喁细语又不知过了多久,明明一直相互催促对方着去睡,却每在不知哪一方新启的话头又接下去,全然不知时间流逝。你侬我侬,说的话其实也无关紧要,却在初尝情爱的俩人中显得格外甜蜜。

     至晨光熹微方算结束这算颇奇妙的一夜。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