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desia

【杜舞雩&弁袭君】尾随

渊昭:

这个名字真是不好起。

仙山设定,甜甜甜!

怎么说呢就是想搞点事情(>﹏<)~

关于尾随和被尾随的故事嘿嘿嘿~

晚饭过后,弁袭君在小道上溜达。

来仙山有些日子,他最初谢绝画眉邀请同住的好意,坚持自己一个人搬到人烟稀少的西北角去。逆海崇帆说解散就是解散,现在所有人都好好过日子,谁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天天传销传销安利安利的糟心日子。

对啊别人不吃安利你还强行喂狗粮,这对双方都是身心俱疲的一件事。

弁袭君也是这么想,可这狗粮是自家小妹和杜·暗恋对象·舞雩一起喂的,他咬了一口就觉得实在难以下咽。

为什么会咬一口呢?其实最开始他的确不是很拒绝的。自从仙山地图打开后,所有人都发现这是个开启新模式的好机会。恩怨能了就了,没法了的互殴一顿也就大概放下。都是清醒人,谁也不想被仇恨束手束脚。弁袭君刚上来时还残存被怼死时的一点思绪,大脑数据库跟开闸一样往外飙,全挤在眼前仔细一看具是浮在心里不肯飘走的云烟。

这云烟全是杜舞雩,这他妈如何过眼?

罢了罢了既是无缘,那生生世世也不必再见了。

弁袭君发誓他仰到在地上的那一刻,四肢百骸撕心裂肺的痛时,他的确是要放下的。他死的那天还是个好天气,湛蓝明澈铺了满眼。日子一点一点往后数,不相干的人自己好好暗度流年,谁知道这阳光明媚的一天谁又去仙山卖豆干?

弁袭君的神思全被那一点钝痛扯的来来回回,一下清醒一下惘然。可他对自己说,既然要死了,那就全结束吧。

下一世希望我不遇见他,好好做个直男。

然后他就衣冠整齐的坐在石椅上,按系统提示的那样等着古陵逝烟来喝茶了。

报应不爽卧槽哈哈哈哈哈!弁袭君看见古陵逝烟飘来的那一刻心里几乎是炸裂的。可他还没从幸灾乐祸的余韵中结束,就想到这设定应该人人都有。

再然后他就看见从一点光亮中缓步而来的画眉,和身后跟着的化成灰也能在心里抹出来个沙画的,杜舞雩。

妈的。

古陵逝烟在身侧笑一下,那短暂一声是这个意思:

活该。

之后弁袭君跟着两个人往仙山上走,出了那黑洞洞一片走向光明未来。他想这狗粮喂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可其实他也只是看着画眉和杜舞雩并肩走了几百米的样子,心里就跟斗鸡啄虫一样突突突的难受。他强迫自己带着个和善的微笑看着两人背影,看着两人结伴出了一片黑雾站在日光下舒口气,可弁袭君硬是梗在洞口,离着那青天白日还差一步距离,整个人罩在黑暗里,没法挪动一下了。

画眉回身冲他招手说大哥你出来啊!这一声搞得杜舞雩也回了头看他。弁袭君一看杜舞雩那脸那眼神就不淡定,他想有什么呢我他妈都放下了有什么呢!然后就跟就义一样往外大步一跨。

他差点被日光灼的魂飞魄散往三十三重天直接再往生去。

更疼了。弁袭君整个魂都有点扭曲。小妹“哎呀”一声炸在耳畔,他觉得这次可能真是要解脱的时候,一只手用力扯住他往下摁,同时头顶就罩住一把伞。

画眉说,哎呀忘了忘了,多亏你拿伞拿的及时!

杜舞雩嗯了一声,前后左右的摸摸弁袭君,看有没有被日光灼掉身上哪个部位。两个人就这样挤在竹伞下,动手动脚。

画眉看着自己兄长和杜舞雩,站在太阳地里笑。

弁袭君被那一下子冲的神志又开始糊涂,谁给撑得伞谁给来回检查的身子完全没力气留意,之后他就记得自己被晕晕乎乎的带回新住处,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来。

醒了之后画眉向他解释当时的事。说刚被引渡到仙山的都会有点不适应,没想到大哥你应激反应这么厉害,多亏出门之前早有准备备下了伞,可当时太高兴忘了这回事就叫你出来,真是抱歉啊。

弁袭君看着妹妹,心里一阵阵温柔。他的妹妹现在还是好好的,容貌仍是最美的时候日子幸福美满。有杜舞雩陪着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自己过来添什么乱。

他暂留的地方是画眉的家,就以为杜舞雩应该是同画眉同住的。他问到自己的住所,被告知仙山来个人都给配住房,里面布置成生前熟悉的模样,目的是为了让来者宾至如归。

归个鬼。不过这样说也没错。

弁袭君在心里叹口气,也没多留就执意要往自家的住处去。画眉怎么留都拧不过弁袭君的固执劲儿,眼巴巴看着自家兄长远远离去。再然后杜舞雩听了画眉描述当时场景,沉吟片刻也没什么多说的,自此这三人便安静过自己的日子。

可弁袭君一心以为有两个人是结伴的。

现在弁袭君仍溜达在小道上,饭后消食的目的早已达成,可他却一点不想回家。回去有什么呢,仍旧是自己一个人洗洗睡下罢了。夜幕拉的低沉,凉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寒意便紧紧裹住他独站空旷林间的身躯。其实他日日饭后溜达的路线从未变过,只是从自家再到最初离开的那户————他偏执的以为是小妹和妹夫幸福的家。

妹夫,这个词怎么这么别扭。

他每次都偷偷溜达到快接近门口的地方,然后隐在灌木聪里远远看着,偶尔是画眉出来收拾碗筷,或者是弯腰洒水清理小院的身影。却从来没有等出过杜舞雩来。他想不明白,或许是因为杜舞雩知道自己这样做,故而不愿见他,便藏在屋里。而不戳破自己的行为也只是给自己留个面子罢了。

他越想越觉得难过,受这份罪真是何苦来的!因此便再不曾去过。这消停的期间画眉倒是和杜舞雩结伴来过,拎着点心过来看他。画眉埋怨当大哥的不把妹妹放在心上,非要等妹妹自己过来看他吗?弁袭君心说我每天傍晚都去看你,可面上推脱刚上仙山身子难受,不方便出门。

两人略待一会儿也就结伴回去了,临走前杜舞雩深深看他一眼,可弁袭君心虚的躲着他的目光。这期间他和杜舞雩一句话都没搭上。杜舞雩本不是个话多的人,也不知道应该和弁袭君说个什么好。弁袭君努力拉着画眉叨叨家长里短,不肯有一点儿冷场。他害怕,害怕三人之间突如其来的沉默,那沉默的瞬间杜舞雩必定会和自己有什么交集牵连。弁袭君甚至不敢想杜舞雩会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简直太糟心了。

太糟心了,所以自打他上山后,还没和杜舞雩说过一句话。

如今又是旧路重返,他抵不过心里的相思。或许自己不来一段时间,杜舞雩有所放松,又会出来溜溜,自己就有可能出其不意的逮住他呢?

弁袭君想自己可太他妈机智了。

但今晚显然不行的样子。因为快要下雨了,他走不到画眉家,回自己家也来不及了。

大雨简直和喜悦一样,来的让人没有一丝丝防备。

弁袭君站在没有任何遮挡的小道上,认命的叹气。算了算了。

可这时偏偏有人用力扯住他,同时头顶就罩住一把伞。

诶!?

相同的力度相同的动作,他甚至觉得那伞的花纹自己都似曾见过。最初的一幕再次重演,弁袭君从模模糊糊的记忆里搜寻与如今这一幕相似的切合点,冷不防忆起的确是有个会这么给他撑伞的人。

这人长的怎么那么像杜舞雩呢?

此时杜舞雩正看着弁袭君冲自己发呆,目光迷茫。他稍微愣一下,再看那眼神才知道弁袭君是看这伞生生看呆了。

这可怎么办是好。杜舞雩定定神,琢磨怎么开口才能不把人吓跑,从之前的探望来看弁袭君似乎一脸拒绝和自己说话的的样子,两人的心结就这么解不开吗?

杜舞雩有点郁结。

此时弁袭君已经把目光思绪通通拉回来,杜舞雩他就是举个荷叶片子来撑伞也是对的好看的!他的视线转转转转到那高出自己一点儿的脸上,表情犹疑的让当事人都感到憋屈。

最终杜舞雩实在忍不住了。他叹口气,说————

“弁袭君,和我回家吧。”


弁袭君就是把自己化成黑孔雀再放飞一遍也不会料到,杜舞雩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他还记得很久很久之前,是祸风行把伞撑在他头上对他说的那句话,他说,把心慢下来吧。声声字字俱是劝勉关护。如今隔世重现,那人已经成了杜舞雩,可弁袭君的心志仍如当年,不更不变。

“你…祸风行…”

“前段时间竟不见你来,如此当换我去寻你罢了。”

“…………”

“你每日饭后出行我都是知道的。可你寻去的是画眉家啊。我跟着你一路过去,你从不想来看我吗?”

杜舞雩的声音像是掺了笑意,那点温柔却让弁袭君更加迷惑。原来自己每日傍晚的行踪杜舞雩都是知道的。他也来暗自探望弁袭君,同样无法鼓起勇气相对。那只好每日看看是否安好便罢了。结果弁袭君每天饭后都摸到画眉住处,以为杜舞雩会是在那里。

画眉最初几日没有发觉这一点小秘密,可之后便觉出端倪。她另挑一日去见杜舞雩,把自家大哥的小心思全和盘托出。杜舞雩也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就恰逢弁袭君自己胡思乱想,饭后再遛弯也不往画眉那里绕了。这点乌龙小事,还挺温暖人心的。

“弁袭君,你来仙山这些时日,闭门不见客,难怪不知我其实另居别处啊。”

“你昏迷那日,我拜托画眉照顾你,自己回去收拾屋子等你住过来,谁知你却躲开了。”

“弁袭君,和我回去吗?”

弁袭君快要当机了,雨越下越大,两人的长衣阔袖早被雨水浇透,杜舞雩一动不动等着弁袭君回应。弁袭君愣愣握住杜舞雩撑伞的那只手,半晌往对方头顶偏了下。

这下雨竹伞才算全遮住两人。

“好啊。”

  END



好了好了终于圆满的扯在一起了哈哈哈哈~

这俩人太苦命,甜甜也很好。

画眉小助攻达成任务,希望你们在山上好好过日子!

祝大家,食用愉快XD~

评论

热度(43)

  1. rhodesia渊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