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desia

最近补剧关于孔雀的一些感想

pipponeko:

晚点都整理出来写一篇或几篇完整点的分析,先记录一部分在这里。



关于孔雀对天谕的感情

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同样是被坑被骗,孔雀对天谕处处忍让留情,而对大宗师就是喊打喊杀恨不得生啖其肉的感觉。按理说按时间按源头,天谕骗孔雀的时间、造成的后果是大宗师无法相提并论的;要说祸风行,大宗师充其量是利用无法让人复活的造化球坑了孔雀的希望,而天谕可是实打实设计杀害祸风行的幕后黑手,而孔雀知道是天谕设计了祸风行只是苍凉一笑,知道她被抓还打算救她、知道她解散逆海崇帆也没有当场爆发兵戎相向;而得知大宗师骗他时可是气的怒发冲冠还吐出了他出场打架这么多场以来的第一口血最后拼着和大宗师同归于尽也要杀了他报仇。旁人来看明明天谕无论从动机还是对孔雀造成的实际伤害来说明显都更可恨。我知道这娃念旧,但是对仇人这么双标也不合适吧~
今天我仔细捋了一遍剧情终于想明白了,尼玛孔雀根本不知道天谕从最开始就是存心利用欺骗他啊!天谕有多自私有多无情上帝视角的观众是都知道了,而无论是孔雀还是祸风行都不知道啊||||祸风行眼里天谕和孔雀都是属于当初一起走错了路自己醒悟了他们还执迷不悟的,而孔雀眼里天谕是个革命战友、逆海崇帆发展壮大的功臣、只是最终因为大势已去而放弃没有走到最后。他心寒的是天谕对过往情谊的不顾、对他意见的不尊重,无论是决意杀祸风行还是要解散逆海崇帆,都没有和孔雀商量过就自己做出了决定,他最重要的两件东西都被天谕轻易牺牲,支持了天谕这么久,自己付出的是真心,到最后才发现逆海崇帆也好自己也好只被天谕当做棋子利用。而即使如此,他对天谕的恨意也有限,仍然念及逆海崇帆的情谊对她惜情,到了天疆仍然尊她一声圣航者。要是他知道天谕从一开始就没存好心只是拿逆海崇帆当实现个人私欲的工具、对他和祸风行无情绝情只有利用,他对天谕一定不会是现在这番光景。
怎么说呢,实心眼到这种程度,孔雀你还算是个boss级的反派吗!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要不是凉守宫提醒,还不知道要被大宗师坑到猴年马月去,于是孔雀你只是长得像很聪明的样子是吧,没关系,反差萌,我喜欢!
好吧其实我知道,什么事只要一掺杂了祸风行的元素,平时对人对事洞若观火某人总会盲信盲从,也不知道该说他痴好还是傻好,叹气


==========================================

关于为什么孔雀硬要祸风行回到逆海崇帆


开始觉得孔雀硬要祸风行重回逆海崇帆是私心想要他在自己身边视线范围内,还有希望他能回心转意重拾理想的缘故。昨天把当时情景细想了一下,却发现要他回来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保护意味在内。

潜欲之门打开,逆海崇帆现世,正利用皂海荼罗各种打广告的时候,放着一个前死印在外面不管,消息传出去,世人会疑惑为什么如果逆海崇帆这么好,却会有高层从其中脱离还坚决不回,要是当初是死印封印了逆海崇帆的事情再暴露,世人会对逆海崇帆的疑虑更深。

再者,逆海上下都知道是祸风行封印了他们,祸风行是叛徒,叛徒必须严惩,如果放着不管,对内也搪塞不过去,何况还有绝望之刀这种对祸风行仇恨值颇高的人在。祸风行不回逆海崇帆而不杀,逆海外不能消除巨大隐患,内不能安抚人心,孔雀作为圣裁者有他必须担起的职责,如果不能让祸风行重回逆海,于公他没有任何理由放过或者阻止别人放过祸风行。

所以他利用暴雨的威胁让祸风行自愿回归,和天谕打好招呼只要祸风行表现出相应诚意就出面干涉死印之争直接将死印交还给祸风行(抚摸霏霏),恢复他的武力和地位,这样一来对外消除了祸风行对逆海名誉上的潜在威胁,对内以神宽容迷途知返之人堵住信众之口,消除逆海崇帆消灭祸风行的理由。

而且当时孔雀为打开潜欲之门收回死印之后祸风行是个死印被收风元流失冰箭旧伤难愈的状态,将死印回归于他也是还给他武力而且给祸风行一个组织作为后盾,让他的仇家不敢轻举妄动(从孔雀后期想要复仇但是看到仇人一个一个背后都有人扶持报仇无望就知道身后有组织是多大一个后盾)

(话说暴雨从一被大宗师放出来就疯狂找祸风行报复,后面却几乎不再找他麻烦,从图腾中再次领悟到武功升级后想找人试刀想到过祸风行,但是也没有动作,直到天谕拿他心爱的祆撒大神之源要他杀祸风行他才行动)


==========================================

关于风雀的相似之处

补剧终于看到耳闻已久的祸风行和大宗师的剧情,没想到有一些初看或者单看很普通的情节、现在却强烈地触动了我。

1 看到冰楼楼主因为大宗师的设计和步步紧逼死亡后大宗师向祸风行那套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的说辞,觉得大宗师实在太会伪装了,祸风行被他蒙蔽了怒火发错了方向也情有可原。而当旁白说明他明白一切是大宗师所谋划然而因为惜情下不了手所以才去找和他不相干的夜笑兵戎相对的时候我真的有些难以理解。就像冰楼公主说的这难道不是舍本逐末吗? 而昨天想清楚孔雀对天谕的感情之后,忽然觉得自己也没立场埋怨祸风行什么,因为孔雀对天谕也是一样。孔雀明明清楚祸风行身死天谕才是幕后黑手,但他还是忍了下来、而将怒火转向直接下手的暴雨心奴。在仇恨殿前,他俩面对旧情的困扰,还真的相当善于舍本逐末避重就轻。






2 以前看孔雀和天谕决裂的时候孔雀那么心寒愤怒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当场动手,对天谕说下次见面我会讨回你应偿还的,才发现孔雀对天谕的确是真感情。今天看到祸风行和大宗师决裂,简直如出一辙,“这次我放你离开,下次见面则是兵戎相见。”
他俩都是,即使对方对自己伤害颇深、即使终于决定决裂,仍然立刻下不了手,仍然需要收拾心情、仍然也要给对方一个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选择机会。

3 之前思考过逆海崇帆对于孔雀的意义可能类似一个“家”的概念,这个家有他有祸风行有天谕,他希望这个家一直存在,即使祸风行暂时离开了也想要守着这个家等他回来。而今天在看到北狗他们去找杜舞雩问暴雨来历的时候,杜舞雩解释暴雨祆撒教图腾的来源时说,“这个图腾和我家乡的火相图腾十分相似”




当时忽然觉得眼前一酸。脱口而出的话反映了在祸风行的心里,逆海崇帆也是他的家。在这个没人知道他的来历的时间和环境瞎,他才能理所当然地把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将这个名词说出口。

我曾经以为他们三观不合,心灵的距离很远,但是其实他们在彼此不知道的方面很像不是吗,其实想想,孔雀当初能对祸风行描述的理想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其实也是说明他们是一路人不是吗。
忽然间感觉又能爱了。

这两个傻瓜,为情所困,为情所苦,互相要么不了解、要么了解的太晚,要么不善交流、要么不敢交流,结果是成天给一群冷血混蛋织毛衣,被坑的死去活来,到头来不但痛苦一世、到头来还落得一场空。求你们擦亮双眼,毛衣要织给对方,这样对对方对自己对世人才会好!



评论

热度(35)

  1. 颅内不对称的赌徒先生pipponeko 转载了此文字
  2. rhodesiapippone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