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desia

关于孔雀和大宗师一色秋、以及报仇

pipponeko:

今天又捋了一遍孔雀后期的剧情,其实发现他被大宗师骗、被一色秋反戈不能算强行破格,只能说他的确没有从合作开始就提防合作对象坑人之心的意识。之前说过他可能是比较习惯于以己度人,我觉得他看待合作一般都是比较长期的目标,因此共赢是他的合作理念,而不会从开头就算计/提防合作伙伴,之前和双魔合作时也是天谕提议要提防双魔、调查双魔弱点说不定以后用的上。


这么看来这一堆心思弯弯绕的反派中直来直去的孔雀真是一股清流...是敌人就正面干掉,干不掉就联合其他势力一同干掉而从没主动考虑过借刀杀人;对合作伙伴就信任、一起完成共同目标,交易谈得来就做,不同意就算,没考虑过背后捅人一刀。也因此他遇到像大宗师这种敌人能忽悠成朋友养肥再杀,碰到障碍第一考虑借刀杀人、与人合作永远在考虑什么时候把合作对象一同吞下的人,被骗也是非常正常的。况且不熟悉大宗师的人,也实在非常容易被大宗师的表象所欺骗。


看了大宗师那期编剧漫谈,周郎关于孔雀对一色秋的考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按照他的意思,其实孔雀当时说的那句“【果然】最相信的人最不可相信”,以及凉守宫说的“他甘愿做你死亡之路上的一块砖”是暗示了他有把仙者对他的忠告放在心里。也就是说,他是考虑过一色秋可能会背叛他的。

把这个作为前提来考虑,感觉孔雀最后的行为更加悲壮了——知道一色秋不一定靠得住,但没有他的帮助、而且不在战斗中全力以赴无法拿下双宝加身的大宗师,于是只能相信/赌他不会背叛,因为这是杀大宗师的唯一希望,希望自己的筹码可以打动一色秋帮忙到底完成所愿。但是也做好了如果一色秋背叛的准备——至少破掉大宗师的曲通脉打下基础,剩下的由凉守宫来完成。


仙者的百般挽留百般告诫,应该让孔雀有所感悟,知道自己此去报仇多半是死路,但是他仍然要去做他唯一能为祸风行做的事。曾经我觉得为什么他如果想要报仇,为什么不能暂时隐忍,回去之后借刀杀人或者周旋于几方势力之间寻求机会一击必杀,而要用这种直白又不给自己留后路的方式。现在觉得一方面是他性格使然,一方面也是他不想再等了吧。联想到玄嚣一死立刻自杀殉主的翼天大魔,他能苦撑这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是地狱,只有复仇是他还挣扎在此的唯一动力,所以仙者劝不住他,他多过一天对他都是煎熬。如果真的让他报仇成功,我觉得很可能也会是宫无后那样的结局吧。

濒死之前他对大宗师说黄泉路上我等你同行,于是就真的等到了,在被接去仙山之前在黄泉路上和大宗师较量了最后一局,大宗师五味杂陈的说来世再也不要相见了,可见也是对自己结局心有余悸,最终仍然可算是孔雀的胜利。


为什么祸风行躯体烟消云散之后,孔雀还能尽力保持冷静、慢慢列复仇计划,而发现自己被大宗师所骗之后就自我放弃一心报仇了呢?

可见祸风行的死、或者祸风行复生希望被消灭都不是让他放弃自己的原因。重点是他被大宗师所骗。

为什么被骗这件事对他打击这么大?一个是肯定有他自尊心高无法忍受被玩弄的原因,另一个,我觉得他是认为祸风行最后希望的消失是自己天真所致——是自己的错。

由于自己的天真,相信天谕不会对祸风行下手——结果天谕下手了,祸风行身死——是自己的错

由于自己的天真,相信大宗师会真心帮忙——结果大宗师是故意烧掉祸风行躯体,祸风行复生的机会永远丧失——是自己的错


第一次他还能以祸风行可能复活的想法支撑着自己,后来祸风行躯体被烧他归咎于意琦行等人,他觉得自己以及大宗师人事已尽到、未能达成目的也尚可承受,但是当知道祸风行躯体被烧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错的时候,他无法原谅自己,才放弃自己的未来、执着地想要为祸风行做最后一点他能做到之事,他觉得这都是他欠祸风行的。

所以直到最后身死他还在问,祸风行,我 还你了吗



评论

热度(36)

  1. 梓楮_lemonpipponeko 转载了此文字
  2. rhodesiapipponeko 转载了此文字